2日凌晨,嫦娥三號成功發射瞬間。
  【環球時報綜合報道】“中國準備在月球上實現中國夢!”,法新社1日的文章把掌聲給了中國的探月計劃。自10年前首次將航天員送入太空之後,中國航天邁出的大步伐多次贏得世界贊嘆。今天凌晨1時30分發射的嫦娥三號探測器標志著“中國遠大雄心壯志的最新進展”,它將於12月中旬在月球錶面著陸,如果成功,這將是人類探測器在時隔近40年後首次在月球上活動。“一次一大步”是英國《獨立報》對中國探索太空進程的印象,它直接擊碎了西方前幾年對中國太空技術的質疑,耀眼的光芒還壓過了它附帶激起的“政治塵土”,世界輿論對太空合作的興趣超過了太空競賽。中國的太空雄心還成為不少國家拷問本國太空計劃的坐標:日本《產經新聞》稱,美國和中國都有雄心勃勃的太空計劃,日本政府卻擱置了關於載人宇宙開發是非的討論,如此下去日本載人宇宙活動的經驗就無法傳給下一代。俄羅斯媒體則稱,中國正“穩步而自信地擠進航天大國之列,而俄羅斯卻逐步從這一行列中退出,我們可能早已忘記月球車了”。
  最複雜的太空行動之一
  繼“神舟”、“嫦娥”之後,關註太空探索的西方人近日又熟悉了一個中國詞彙——“玉兔”。德國《世界報》1日以“中國送‘玉兔’探月球”為題說,中國即將開始雄心勃勃的2020太空計劃的下一步:首次將無人駕駛車發送到月球上。它的名字叫“玉兔”,是“善良,純潔和活力的象徵”,早在戰國時代,中國民間就流傳著玉兔與月亮的傳說。德國新聞電視臺1日說,“玉兔”與中國月亮女神“嫦娥”完美結合,代表中國人對新太空項目的渴望。
  法新社報道稱,嫦娥三號探測器12月2日1時30分從四川西昌衛星基地發射升空,這成為中國太空探索的里程碑,暫時在某些領域將莫斯科和華盛頓都甩在身後。嫦娥三號將攜帶被命名為“玉兔”的月球車,玉兔是中國神話傳說中居住在月球的一隻兔子,如果一切順利,“玉兔”月球車將在12月中旬在月球上行駛。該月球車將開展地質等科學分析試驗,由太陽能電池板提供能量,並向地球發送三維圖像。澳大利亞空間問題專家莫裡斯·瓊斯稱,這次探月工程是載人航天之外,中國迄今籌劃的最複雜太空行動,一旦成功,中國將成為第三個在月球錶面實現月球車行走的國家,而外界普遍預期,2025年中國將成為亞洲首個送航天員上月球的國家。
  嫦娥三號從發射到登月,要經歷什麼樣的程序呢?據探測器系統總設計師孫澤洲介紹,嫦娥三號探測器分為著陸器和巡視器。嫦娥三號首先於2日由長征三號乙火箭送入近地點200公里、遠地點38萬公里的地月轉移軌道,探測器在軌飛行約5天后,近月制動被月球引力捕獲,進入100公里的環月圓軌道。此後嫦娥三號探測器還需要再次變軌進入橢圓軌道,最後從高度約15公里的近月點開始動力下降。由於月球上沒有空氣,嫦娥三號不能像神舟飛船返回地球那樣用降落傘減速,只能靠專門研製的變推力發動機實現逐漸減速,並選擇合適場所降落。成功著陸後,探測器會釋放出月球車,它們將進行月表形貌與地質構造調查、月表物質成分和可利用資源調查,以及地球等離子體層探測和月基光學天文觀測。
  中國探月工程規劃為“繞、落、回”三期,其中嫦娥三號任務是中國探月工程二期“落”的主任務。探月工程副總指揮牛紅光1日介紹說,嫦娥三號任務是我國探月工程二期的關鍵之戰,對我國深度探索宇宙、和平利用開發太空具有重要的戰略意義。因此探月工程領導小組組長、總指揮馬興瑞總結說,無論是從我國探月工程的角度,從中國航天整體發展情況看,還是從世界深空探測角度看,嫦娥三號任務都具有里程碑意義。
  這種說法絕不是中國的自賣自誇。據“德國之聲”報道,德國航空航天中心的韋伯博士認為,人類月球探測器的歷史上,最值得一提的有兩次,都由蘇聯科學家完成。一次是1971年10月4日結束的蘇聯第17次探月項目,探測器登月成功併在那裡進行了11個月的工作。其間,它在月球上行駛10.54公里,傳輸2萬張照片以及全景圖,併進行了500多次土壤測試。另一次是1972年2月25日,探測器從月球返回地球,並帶回159克月球土壤。從那時起距今40多年過去了,人類對月球的知識仍然沒有豐富,反而顯得漏洞百出,因此,“對月球的新探索是對豐富人類知識做出的貢獻。”
  國家實力的又一次聲明
  中國太空計劃的“雄心壯志”贏得國外同行的敬意。“一個持久的謠言說,中國的太空計劃只是複製俄羅斯航天技術。但事實上,中國在很多太空技術上已經領先,已經是三個航天大國之一”,德意志廣播電臺1日以“中國太空大飛躍”為題報道說,歐洲希望與中國合作,歐洲航天局的工作人員正在苦學中文。德國航天局負責人沃爾內爾稱,中國的太空能力非常值得尊重,中國有一個非常清晰的面向未來的太空計劃,嫦娥三號是中國太空計劃堅實腳步的新的一步。
  英國《獨立報》說,當美國從再次登陸月球的計划上撤退時,中國制訂了一個三步走的計劃,努力向前推進,首先是對可能的著陸地點進行機器人探測,然後是在2025至2030年在月球錶面實現載人著陸。天文物理學家懷特霍斯說:“這次發射嫦娥三號與中國探索太空的邏輯進展相吻合。每次太空任務中,它都讓航天員執行更複雜的任務,每次探月都是在上一次的基礎之上邁進一步。15年後下一個在月球上行走的很可能就是中國人。”
  錶面上看,嫦娥三號做的是蘇聯四五十年前就做過的事情,美國實現的載人登月還是中國下一步目標。但探月工程領導小組組長馬興瑞強調,我們這次探索儘管與美蘇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登月潮存在時間差,但從技術上看,我們跟他們目前使用的技術同步,像載人航天的飛船技術、天地往返運輸系統、空間實驗室等一樣,都是世界一流。
  英國廣播公司稱,中國月球探測被認為是國家實力的一次聲明,英國頂尖太空科學家霍爾達維教授具有與中國合作的長期經歷,他認為中國在2025年前就能將航天員送上月球錶面,“他們從落後很遠的地方起步,但是現在快速追上來了。他們想監測月球錶面發生了什麼,他們想成為月球變化分析力量的一部分,他們還有一個更大的計劃,指望在月球上採礦或者建立一個基地以探索太陽系的其他地方。”英國廣播公司稱,對中國而言,嫦娥三號承載著太多的意義——國家聲望、技術實力和利用自然資源的渴望。
  太空計劃呼籲國際合作
  “中國的首次月球著陸可能會給美國國家航天局帶來麻煩。中國著陸月球一定會激起月球錶面的塵土,但也可能會激起‘政治塵土’。”美國“太空網”刊文說,正在繞軌執行月球探測任務的是美國國家航天局的“月球大氣與風塵環境探測器”,目的是研究月球錶面稀薄的外大氣層和月球的風塵環境。美國國家航天局月球探索分析集團負責人普利西亞說,嫦娥三號降落時很可能使月球錶面升起一股明顯的塵團,可能會使美國正在進行的“月球大氣層和風塵環境探測器”的研究結果出現偏差。
  實際上,此次中國發射嫦娥三號並沒捲起太多的“政治塵土”,相反,有關太空合作的聲音占據主流。英國《獨立報》說,歐洲航天局與中國進行著密切合作,歐洲航天局將密切跟蹤嫦娥三號的飛行過程及最後著陸。嫦娥三號起飛後,歐洲航天局位於法屬圭亞那的庫魯基地將立即開始接收來自這次任務的信號,還將代表中國控制中心向嫦娥三號探測器下達命令。歐洲航天局載人航天部門主管托馬斯·萊特說:“不管是載人還是不載人的航天任務,像這一次的國際合作對於將來探索行星、衛星和小行星都是有必要的,會使每個人受益。”
  德國媒體說,財力雄厚的中國大力推進航天業早已給歐洲方面留下深刻印象,歐洲航天業有意擴展同中方的合作,即使招致美國的不滿也在所不惜。《南德意志報》稱,迄今為止,歐洲航天局若想讓一名航天員升空,總要先向美國的同事們詢問。同歐洲人一樣,目前已無自家航天手段的美國人於是會從俄羅斯人那裡買一個聯盟號空間艙里的座位。相關程序不僅複雜、昂貴,而且風險高:一旦“聯盟”號空間艙出問題,西方的整個航天業便得歇息。歐洲航天局載人飛行部負責人賴特爾說,“中國的計劃不失為一個有意思的選項。……歐洲航天員培訓中心的3名工作人員因此正在苦學中文。”
  12月1日,印度空間研究機構宣佈,在成功發射25天之後,印度首個火星軌道探測器“火星飛船”當天脫離地球軌道,開始飛向火星,預計在飛行10個月後進入火星軌道。
  “俄羅斯之聲”電臺評論說,世界航天大國都在展示各自在開拓近地外層空間方面所取得的成就。但是,對只有進行合作才可以有實際突破這一理念的理解,已經取代外層空間里的競賽。
  【環球時報赴西昌特派記者馬俊 環球時報駐外記者 孫秀萍青木孫微陶短房柳玉鵬陳一】  (原標題:嫦娥攜玉兔成功奔月 世界深空探測里程碑)
創作者介紹

Dance lee

qufipipp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