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揚州高郵市多名學生家長向現代快報反映,孩子剛上一年級,就被學校老師要求到校外一家培訓中心補課,每門課收費260元,學費由老師代收。事情被爆出後,當地電視臺記者前去採訪時,高郵教育局辦公室一名負責人不耐煩地稱,“又不是殺人放火,要處理什麼。”(9月19日《現代快報》)
  昨天下午,當地教育局對此事作出回應,承認家長反映情況屬實,稱已介入調查,具體如何懲處還要等上級回覆。高郵市教育局相關負責人一方面說“補課不是殺人放火”,一方面又說“如何懲處要等上級答覆”,政策水平實在令人不敢恭維。
  關於中小學教師有償家教,從上到下都有明確規定。去年11月29日,教育部網站就師德征求意見,明文規定“對中小學教師有償補課、參加校外培訓班補課等行為要給予處分”。江蘇省各地對在職老師有償家教的管控也有硬性規定,輕則調離崗位、扣發績效工資,重則停職甚至解聘。在此背景下,高郵市教育局辦公室負責人說出“補課不是殺人放火”,折射出當下教育的幾多無奈。
  禁止在職老師有償家教本身沒有錯。但是,只要應試教育的指揮棒還在,家教就有旺盛的的市場需求。因此,在教育部出台《小學生減負十條規定》征求意見稿,要求不留作業,嚴禁違規補課之後,讓一些小學生家長也感到很糾結,生怕自己的孩子不補課要掉隊。在當前實際存在的“應試教育”處境下,無論是學校,還是家長,都不敢貿然給學生減負。
  當下的社會是一個功利的社會,家長衡量孩子好不好,是否有出息的標準就是考分高低,就讀的學校怎樣,工作是否舒服錢多;而教育行政部門和整個社會衡量一所學校好不好的標準只有一個,就是升學率。有了這個前提,家長不可能放鬆對孩子的學習要求,“補課”就在所難免;學校為了追求高升學率,也不敢貿然減負,而是對學生進行強化訓練,甚至封閉管理。一句話,家庭學校都不會輕易放過孩子,死楸、往死里楸是一些中小學公開的秘密。高郵市教育局相關負責人說補課不是殺人放火,也就屬於情理之中的事。
  減負是一個系統工程,需要社會各方協同努力。從國家的層面,首先要解決的是教育均衡問題。當下,優質教育資源相對匱乏,僧多粥少,而且大多集中在大中城市,這一問題恐怕難以在短時間內有較大改觀,需要國家加大對教育的投入;各級地方政府和教育行政部門也要調整對學校的考核指標,在進一步弱化升學率指標的同時,強化對老師課外補課的監管;做家長的觀念要改變,全社會的觀念都要轉變。比如,要真正認識到社會分工不同,沒有高低貴賤之分;真正認識到,考上所謂的好大學也不一定就是成功的,這方面的反面教材不少,教訓尤其深刻。人生的道路漫長,孩子身心健康最重要,只有身心健全的人,才能最終贏得漫長人生的賽跑。
  文/張衛斌
  
  (辣味時評,一掃就行!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  (原標題:讀懂“補課不是殺人放火”的幾多無奈)
創作者介紹

Dance lee

qufipipp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